快捷搜索:  创意文化园  as  1856  1898  1832  1838  1880  1864

晋中购物:“冰妹”口述:吸毒、放肆、艾滋病,我亲手葬送了自己的一生

小艾是我的一名忠实粉丝,很喜欢看我写的文章,隔三差五就会在最新文章下面留言谈论,内容多数是一些劝人“远离毒品,珍惜生命”、“有些错真的不能犯,转头太难了”的话,偶然也会说“希望每个失足染毒品的人都能戒毒乐成”之类的。

前一段时间,小艾加我为密友,讲述自己的人生履历,我才明了她为什么经常在谈论区说这些话。事后,我在小艾的同伙圈里找到她的自拍照片,一张稚嫩的娃娃脸,像一个高中女生。我想,若是她出生于一个健全的原生家庭,又会是什么样。

以下为小艾的口述,为了珍爱她的隐私,略有修改。

我从2013年最先吸毒,除了海洛因,现在盛行的毒品都实验过,冰毒、麻古、摇头丸、大麻、K粉,包罗一些地方的土毒品,例如“筋儿”、“片片”等,基本上您科普过的大多数毒品和药品,我都有实验,危害就不多说了,文章里已经很倒位。

对于我而言,毒品对身体造成的危险实在算不了什么,无非就是脑子不好使,脾性有点浮躁,这些症状一段时间不吸就能逐步缓解,但这个圈子对我人生价值观的打击异常伟大,也是扑灭我人生的一切泉源。

吸毒的圈子有多乱,你想像不到,尤其是冰毒、麻古之类的合成毒品,吸了就会种种滥性,这也是为什么现在的毒品圈子,男男女女喜欢一起聚众吸毒的缘故原由。您之前写过陪人吸毒的女性,实在我也是其中一员,用身体交流毒品的“冰妹”。

我出生在一个残缺的家庭,母亲在我六个月大的时刻和父亲仳离了,头也不回的走了,直到现在也没见过她,也不知道长什么容貌。父亲对我不闻不问,好像没有这个女儿一样,是奶奶把我抚育长大,但她也只能保证我不饿死而已。

受这种原生家庭的影响,我从小就不安分,不爱学习,只爱玩,委曲读完初中就辍学在家。由于岁数小,不能事情,整天和社会上鱼龙混杂的无业游民瞎混,我与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都没有一个好的原生家庭。

十几岁,我就随着这群人学会吸烟、喝酒,所有能让人刺激的事,我都愿意去实验。厥后,我熟悉一个叫娟子的大姐姐,差不多大我十岁,住的离我家也不远,天天都服装浓妆艳抹,很受社会上的混混喜欢。

那时,少不更事的我只以为娟子姐很有本事,以是有事没事就缠着她。刚最先的时刻,她异常不耐烦,直到有一天,我发现她和当地的一群混混在用管子吸什么东西,其中有一个男的指着远处的我,跟她说了几句话,娟子姐才最先对我热情起来。

之后,娟子姐经常自动叫上我一起玩,并先容她的同伙给我熟悉,有一天晚上,我陪着娟子打麻将,之前谁人指着我语言的男子也在,11点多麻将散场后,娟子姐提议去吃宵夜,我想都没想就准许了,横竖家里也没有人管。

发表评论
sunbet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