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1898  创意文化园  as  1880  1856  1838  1832  1864

usdt交易平台(www.caibao.it):柯达布朗尼相机甫推出就永远改变了摄影和文化,iPhone也正在以另一种方式饰演这个角色

USDT自动充值接口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ADVERTISEMENT

(本文来自翻译,原文标题为:Why iPhone is today's Kodak Brownie Camera,作者Om Malik,GigaOm创始人。)

站在悬崖边上,我慢慢地架好三脚架和相机,期待着日落的到来。光线很快就会沐浴在我眼前的山峦上,照亮了印度河和赞斯卡尔河的交汇处。这是我眼睛所见过的最美的情景之一,两条支流在汇合处有着异常显著的颜色。印度河是玉绿色的,而赞斯卡尔河则是青蓝色的色调。我大有设计,要用照片捕捉这里的神奇。摆弄了一会儿我的装备后,我的构图和焦距都已确定。我所要做的就是在时机成熟时按下快门。

在我守候的时刻,我从边上望去,看到一群下班的印度人背对着现场自拍。他们只用智慧型手机上的摄影镜头捕捉这一刻。取笑的是,小丑竟是我自己。我站在这里,站在高处,用相机装备,成本与一辆二手轿车一样高,守候完善的光线,我异常小心地将自己的影子挡在画面之外。而他们在那里,纪录著同样的时刻,却丝毫掉臂光线的品质或图像自己。相反,他们在起劲纪录自己存在的同时,也在让手机里的晶片来解决这一切。

那一刻,我加倍坚定了我对iPhone的看法,它带来的改变不仅仅是摄影行为,而是照片的观点。在其他智慧型手机纷纷效仿之前,它象征著一种新语言的引入,象征著视觉流传史上新篇章的最先。

我们所知道的摄影已经有150年的历史了,虽然它的起源可以追溯到更早的文明。但它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有内在,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成为我们一样平常生涯的一部分。简而言之,摄影的历史生长弧线是,它始终是为了让越来越多的人去摄影。我们盼望更多地领会自己,这意味着我们必须拍更多的照片,更多地按下快门,更多的地址,以及更多的事物。无论是新的化学品、新的底片照样新的感测器,这方面的手艺进步,大体上都是为了让我们更简朴地捕捉瞬间。所有这些都让我们走到了今天,当我们已经悄悄地通过了文化临界点,摄影就像呼吸一样成为我们的第二天性。这里没有什么艺术可言,这只是我们一直在做的事情。

 

在许多方面,iPhone 让我想起了另一款开创性的相机:布朗尼相机(Brownie Camera)。布朗尼相机在上世纪初推出,它是转变的催化剂,辅助我们纪录自己的历史,这正是一个多世纪后,当我在艺术领域辛勤工作时,那些印度人正在做的事情。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摄影只限于异常富有的人。只有他们才有能力花钱请专业摄影师将他们的肖像保存在昂贵的印版上供后人瞻仰。

这一切都在19世纪80年代发生了转变,乔治·伊士曼,一个银行职员和摄影爱好者,缔造了厥后成为所有底片之父的底片。他的发现让摄影摆脱了庞大的相机和实验室的限制。伊士曼创立了伊士曼柯达公司,重新界说了摄影。

在柯达之前,曾有过专业摄影师,他们为商业广告或玻璃板上的坐像拍摄照片。另有一些业余爱好者,他们追求创意和美术摄影。另一方面,柯达吸引了第三类人。「快照者」--那些想要拍摄没有任何艺术或专业性的照片的人。

伊士曼在行销方面颇有心得。透过他公司的广告宣传,他向民众先容了非正式摄影的理念。「在我们的祖父母时代,摄影意味着在不舒服、主要的态度下长时间的坐着,乐成与否总是或多或少的疑问。」一则广告这样写道。「在已往的日子里,不经常摄影是有捏词的。但今天,伶俐的摄影师在恬静的摄影棚里,在他们的指挥下,快板和快镜头,让这种体验成为一种享受。你应该为自己和同伙们提供这种满足感。」

底片使得新的相机设计泛起,其中第一款是柯达单体相机,它的胶卷足以拍摄100张照片。「柯达在一个紧凑的仪器中连系了情景相机或手动相机的所有属性,」该公司吹嘘道。第一台柯达相机的价钱在5美元到35美元之间,这在19世纪末照样一笔不小的数目(以今天的美元盘算,在150美元到1059美元之间)。1898年公布的《科达克相机》听说卖出了约15000台,这在谁人时代是一个相当可观的数字。比销售量更主要的是它对民众摄影方式的影响。突然间,人们把相机带到了他们无法携带繁重、粗笨的传统相机的地方。

将这一个伟大的飞跃更进一步,可以说是改变了人类与照片和视觉交流关系的相机,是一个简陋的棕色小盒子,被称为「布朗尼」。由伊士曼·柯达公司的工程师法兰克·布朗内尔设计,它由纸板制成,用廉价的仿皮包裹,并用镍配件牢固。虽然以今天的尺度来看,它听起来并不显眼,但在二十世纪初,它却是一件令人惊叹的器械。

伊士曼希望人们只需放入一个底片盒,透过取景器查看,然后打开开关即可拍摄照片。它的简朴和易用性异常卓越,而且它完善地面向了一类新的摄影师。「任何男孩或女孩都可以用布朗尼拍出好照片,」该产物的早期广告声称。就像任何广告一样,这是一个夸张的说法,但不是一个太夸张的广告。毫无疑问,布朗尼极大地简化了摄影体验。

第一代布朗尼的成本是一美元。一个胶卷盒的成本更低,约莫15美分,以今天的钱币盘算约莫是1美元。它的便携性和经济性给民众摄影带来了一个跳跃式的生长。伊士曼·柯达卖出了约莫15万台布朗尼,这在那时是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数字,而在今后80年的时间里,他们还将继续卖出数百万台后续型号的产物。伊士曼成了亿万富翁。与此同时,摄影也变得普及起来。

,

Usdt第三方支付接口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

没有任何一款相性能像布朗尼那样使摄影民主化。摄影记者、陌头摄影,甚至时尚摄影都由于这个小小的棕色盒子而大行其道。事实上,我们所知道的20世纪初的文化史,许多都可以追溯到这台廉价又好用的相机。

在布朗尼之前,一次摄影之旅就是一次探险,往往需要搬运工、骡子和爆炸物。富有冒险精神的摄影师需要携带繁重的装备、大量的有毒化学品,以及处置不精确历程的耐心。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布朗尼这个每边约莫五英寸的盒子。它泛起后,险些任何人都可以在任何地方摄影。

1912年,伯尼斯·帕尔默带着她的布朗尼相机登上皇家邮轮「卡帕西亚」号。她刚满17岁,收到这台相机作为生日礼物。当「卡帕西亚」号因救援义务而改道时,帕尔默拍摄的铁达尼号淹没的冰山和获救搭客的照片,成为那场悲剧的唯一影像纪录。

就像布朗尼不是第一款便携式相机一样,iPhone也不是第一款让人摄影的手机。它甚至不是最好的摄影手机,当iPhone刚推出,这个声誉属于诺基亚,诺基亚对自己的N95手机感应稀奇自豪,它的设计就像一台点阵相机。

但布朗尼和iPhone的成就都逾越了手艺。相隔近100年,它们的功利性是显而易见的。布朗尼将摄影手艺交到了业余爱好者手中,iPhone也是云云。

他们在各自的时代为非正式照片的兴起做出了孝敬。有了布朗尼之后,人们就带着相机去海边、游轮上以及其他度假目的地。虽然,智慧型手机加倍便携。我们现在都带着一部手机,无论身处何地,我们都可以立刻摄影,险些可以同时举行分享。

我小我私家的摄影之旅是从iPhone最先的。在它进入我的生涯之前,我甚至不知道我可以创作照片。约莫七年的时间里,iPhone是我唯一的相机。我所知道的关于摄影的一切,都是在那台装备上学会的。直到2015年3月,在拥有iPhone近8年后,我才买了一台「真正的相机」。布朗尼的转变性正是云云,它作为许多人的入门相机,让那些哪怕只是一丁点兴趣的人也能拍出像样的照片,至少大多数时刻是这样。

摄影师们哀叹布朗尼的崛起,就像他们哀叹iPhone的兴起一样。「这真的很新鲜。」总部位于伦敦的摄影师安东尼奥·奥尔莫斯在2013年底与《卫报》的对话中说。「摄影从来没有这么盛行过,但它正在被摧毁。从来没有拍过这么多照片,但摄影正在殒命。」 他的理由是什么?「iPhone的镜头很垃圾。你可以在iPhone上拍一张漂亮的照片,但把它列印出来,看起来就很糟糕。」

时隔一个世纪,许多专业人士仍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摄影是关于人和他们缔造自己的叙事。正如英国皇家摄影学会主席迈克尔·普里查德博士在接受采访时说的那样:「布朗尼是转变性的,由于它让人们可以拍摄照片,在大部分时间内获得不错的效果,然后通过家庭相册分享这些照片,在没有任何手艺知识的情况下,这种方式更快、更简朴。」

专业摄影师经常被手艺所疑惑,而忘记了人们若何介入影像制作同样主要,甚至更主要。还应该认可,业余摄影师是给这个行业带来急需的规模,辅助进一步生长新手艺的人。

非正式性可以促进讯息的发生。布朗尼相机的普及所带来的快照捕捉到了更多关于人们的讯息,而这些讯息在其他情况下是不会被披露的。人们最先拍摄一样平常的照片,婴儿、邻里场景和家庭聚会。若是你看一下Instagram,人们一样平常都在做同样的事情,除了少数破例。再过一段时间,每小我私家都市以为有需要拍摄他们要吃的食物。

随着天天拍摄的照片数目最先急剧增添,弱势群体的生涯越来越多地被纪录下来,这一趋势至今仍未削弱。智慧型手机是这一轨蹟的一部分。在天下各地,数以百万计拥有智慧型手机的人,只管他们生涯在相机未能进入的区域已经跨越一个世纪,现在正在拍摄和分享他们社群的照片。就像昔时用布朗尼拍摄的快照一样,这些随意的照片将成为我们历史上领会自己的基石。

「布朗尼改变了人们与摄影的关系,然后这些照片发生了什么,它确实改变了人们与自己、与家人、与同伙的关系。」 A History of Photography in 50 Cameras一书的作者普里查德博士说。「布朗尼改变了人们对视觉天下的熟悉,由于那些器械被纪录下来,并以一种亘古未有的方式展现出来。」

布朗尼也将话题从图像的品质上转移开来。摄影变得不再关乎美学,更多的是关于瞬间、快照和感受。拥有「垃圾镜头」的iPhone也做到了这一点。

这两种装备都不一定是为了推翻影像拍摄艺术而制造的。布朗尼是为了卖胶卷而生。iPhone的相机是为了卖手机而打造、改善和宣传的。但苹果很快就意识到,摄影作为与人类在情绪层面相通的器械,才是iPhone的杀手锏。这种洞察力得到了丰盛的回报。布朗尼虽然加速了老式摄影的消亡,但智慧型手机相机真正做大了消费类单机相机的需求。昔日的尼康、佳能等巨头们,已经只能争取残羹冷炙。

虽然,站在印度河和赞斯卡河的十字路口,我很感谢为自己保留了一些昂贵的相机。但我可以看到某种吸引力,我们不妨称之为「布朗尼2.0」,由于一名印度武士举起iPhone拍摄了一张自己与所有同伙的照片,而这也许只是靠山中的一个汇合点。相机便于携带,简朴到一个孩子(更别说成年男子),纵然不全神贯注,也能操作。最主要的是,它异常有趣。乔治·伊士曼一定会感应自豪。

发表评论
sunbet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